返回上一頁 1373:黑色的霧氣 回到首頁

1373:黑色的霧氣
隨風飄1373:黑色的霧氣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1373:黑sè的霧氣

局勢一面倒地傾向了神遣之心騎士團,讓連廷侯爵的軍隊無法組織起有效的抵抗。938小說網 www.938xs.com最快更新

到了天sè已該變黑的時間,那些青光仍然沒有消失。克拉波爾擒獲了躲在地窖里發著抖的連廷侯爵,交給了蘇菲亞公主。而蘇菲亞也沒有心情去進行那些騙人騙己的審判程序,直接以王室的名義剝奪了連廷侯爵的爵位,并下令將其處死。

雖然在摩格利爾打了一場勝戰,但所有的跡象都表明更大的災難已經來臨。那些原一直躲在黑暗之中的吸血鬼或者其它死靈紛紛走了出來,失控地制造出一件件血案,甚至連一些被埋入墓地的尸體也莫名其妙地爬出了地面,各種流言不斷出現,了避免死去的親人“復活”,許多村莊里的村民開始挖出一具具尸體并將它們焚燒,但這種做法對戰勝他們心中的恐懼并沒有任何幫助。

蘇菲亞回到白沙堡,派出信使與斯而的德萊頓將軍和新亞的傭兵王阿修斯進行聯絡。而在等待消息的同時,她的心中還有另一件讓她極度不安的事。

jīng靈族開始逃出月牙島,據他們所說,難以計數的骷髏戰士從海底爬上了月牙島,完全摧毀了他們的家園。與此同時,那幾名曾經幫助過蘇菲亞的jīng靈祭司帶著殞風的尸體找上了她,指控梅吉害死了阿碧絲,并闖進月牙島殺死了殞風。

殞風的尸體慘不忍睹。皮膚沒有一塊是完整的。胸口也被人剖開。蘇菲亞仔細地詢問了這些jīng靈,卻發現他們其實也沒有更多的證據證明阿碧絲和殞風是被梅吉殺死的,只好先安撫住他們,想等找到梅吉再說。

但是梅吉卻失蹤了。

不只是梅吉,連愛瑪和小仙子也一直沒有再出現。

而更糟糕的消息,終于無法避免地帶到了她的面前。

將消息帶來的是半身人奧茲,自從上次在白沙堡他代表斯而與蘇菲亞簽定和談協議后,蘇菲亞便沒有再見過他。而這一次,他卻失魂落魄地來到蘇菲亞面前,跪倒痛哭。

拜爾的死靈軍團已經在斯而登陸。

德萊頓將軍戰死……

青sè冷光同樣也覆蓋了斯而的天空。

幽影血龍的利爪擊碎了幾只骨龍。再俯沖而下,朝著那成群的不死生物振出冰柱。但這些死靈士兵數量實在是過于龐大,而且永遠不會感到恐懼。不管幽影血龍如何在它們的頭頂制造威脅,也無法阻止它們追襲的腳步。

在它們的前方。李上將所率領的斯而軍隊正不斷地敗退,雖然早已經做好了應對死靈軍團的準備,但直到現在,他們才真正地明白那些不死生物的強大。

它們不用休息,不會疲勞,也不用攜帶軍需。而現在,它們甚至不用再去擔心陽光,只需要一昧地進攻。就算是強悍的野蠻人和埃爾,也無法抵抗它們那沒完沒了的攻擊,更糟糕的是。你永遠無法知道你剛剛才死去的戰友會不會在下一刻活過來,狠狠地掐住你的咽喉。

于是,他們只能敗退,不斷地敗退。

幸好還有戰斗力驚人而且能夠使用戰神神術的阿瑪宗女戰士與幽影血龍進行斷后,他們才沒有潰不成軍,但誰也不知道這樣的撤退能夠持續多久,那些死靈就這樣不依不饒地緊追著他們,而阿瑪宗的女戰士就算再厲害,也無法一直戰斗下去。還有幽影血龍,或許幽影血龍不會累。但乘在它背上的約書亞和巫塵會。

事實上,巫塵已經堅持不住了,cāo控幽影血龍所需要的jīng神力并不少,而她也并不是一個真正的戰士。她努力驅除著身體的困乏和勞累,集中注意力去面對那些不斷sāo擾的骨龍。于死靈并不畏懼寒冷,幽影血龍噴出的冰霧或是振出的冰柱很難起到大的作用。只能純粹靠著蠻力擊碎骨龍的骨架,這增加了巫塵的困難。

約書亞也知道這樣下去巫塵早晚會支持不住,但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就算是jīng于戰略的德萊頓將軍也無法算到拜爾竟然能把太陽掩去,并選擇從斯而進行大規模登陸。畢竟,費爾王國南部和新亞的位置都要離亞蘭大陸更近,而拜爾卻繞了個圈,讓他的死靈軍團從斯而上岸,迫于無奈,德萊頓將軍只能選擇利用斯而那復雜的地形與拜爾硬拼。

這是一場無奈的戰爭,發動戰爭的時機和位置完全取決于拜爾的高興,而這塊大陸上面臨危機的人們卻只能去被動地面對。

結果,德萊頓將軍的努力并沒有讓他的軍隊支撐多久。

一個手持長刀的青年帶著一群骨魔闖入了他們的軍隊之中,直接斬殺了德萊頓將軍。雖然有眾多的jīng英護衛守在將軍的面前,卻沒有哪個人能夠擋得住那個青年隨手的一刀。

約書亞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的情形,他與巫塵帶著幽影血龍趕到了那里,而德萊頓將軍已經身首異處。巫塵讓幽影血龍去攻擊那個青年,但那個人卻拿著他的寬刃長刀指向幽影血龍。

幽影血龍驚懼了,它不顧巫塵的指令,飛到高處徘徊不前。

一向只會把恐懼播散在敵人心底的幽影血龍,竟然在害怕那個拿著長刀的青年?

那一瞬間,約書亞猜到了他的身份。

他就是不死君王拜爾!

那個在黑暗百年前,曾經孤身闖入幽暗血池挑戰神祗的人!

德萊頓將軍的死,對于斯而軍隊的傷害是致命的。而死靈軍團有如浪cháo般的進攻,更是讓他們連歇息的機會都沒有。即使是那些強壯的野蠻人也開始心生恐懼。無法去相信他們的未來。

同樣看不見未來的還有約書亞。當他看到拜爾拿著長刀隨意地站在那里,而幽影血龍卻害怕地不敢落下的時候。

他已經不知道這個世上還有誰能夠阻止拜爾的腳步。

在幽影血龍的幫助下,斯而的殘軍終于暫時擺脫了死靈軍團,而這塊大陸上所有的種族也都開始意識到他們不得不被迫團結在一起。凡是死靈軍團掃過的地方,沒有任何的生命可以存留,拜爾需要的并不是各個種族的服從,他只想將所有的生命都轉變成不得不服從他的不死生物。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拜爾試圖將他的力量覆蓋在整個大陸,而蘇菲亞和傭兵王阿修斯、圣騎士克拉波爾聯合起來一同拼死抵抗,連矮人和半獸人都前所未有地攜起手來加入他們。這樣的空前合作暫時取得了成效。死靈軍團的勢力被局限在幾個角落,但隨著戰爭的持續,勝利的天平很快便傾向了拜爾。

每一個戰死的人類或是其它各個種族,都有可能在死后重新站起來加入死靈軍團。成只會聽從命令的骷髏戰士。僵尸和幽靈娃娃等不死生物在蘇菲亞等人的后方不斷sāo擾,弄得人心惶惶。

唯一對蘇菲亞有利的是,那些原躲在索林塔里從不出門的魔法師也被迫站了出來并加入她的軍隊,她來自魔法的力量,但這樣的力量并不足以幫助她擊敗拜爾。

梅吉和愛瑪仍然沒有再出現。

同樣消失的還有太陽……

梅吉也看不到太陽。

但他同樣也看不到那層覆蓋了整塊大陸的青sè冷光。

在他的周圍有樹木、有花草,也能看到河流,頭頂上還有星光,但卻看不到太陽和月亮。此外,星辰羅盤在這里毫無用處,而他不管怎么做。都無法離開這個地方,就算使用魔法也一樣。

這是一個星界。

在博得安來斯的“時間停止”生效前的那一刻,他在小仙子的幫助下使用了空間xìng的傳奇魔法“星界投影”,把他和其他人傳送到這里,而博得安來斯切斷了他們與留在那個世界的投影之間的聯系,讓他們再也無法回去。

他坐在一條河邊沉思著。

星界的時間流動與塵世并不完全對等,他也不知道現在在那個世界到底過了多久。蘇菲亞是否一直在尋找他?莉賽爾肚子里的孩子是否已經出生,甚至是長大chéng rén?

他根無法知道。

他看著眼前的河流,無奈地嘆了口氣。這條河沒有源頭也沒有盡頭,它是循環不息的。一塊木板扔在水上。被水帶往下游,但是沒多久,它又會在上游出現。

不只是河水,這個星界里別的事物也是一樣。一條花盛開、枯萎,化成污泥。但很快的又會在同樣的地方長出同樣的花朵,連花瓣的顏sè都一模一樣。一條獅子追逐一只羊羔并把它一口一口地吃下去。留下一個骸骨,過上一段時間后,骸骨會消失,然后他們會看到同樣的獅子追逐同樣的羊羔。

這是一個不斷循環的世界,唯一不能“循環”的恐怕就只有他們。愛瑪殺死了那只羊羔并吸干了它的血,而它的尸體就一直留在那里。那只獅子仍然不斷地出現,卻再也找不到它可以追逐的羊羔,于是變成一次次地出現、餓死、再出現……

他們根就不屬于這里!

但他們又無法回去。

隨著身后的輕喚,梅吉回過頭,然后看到了正在向他飛來的安娜。她身上的那雙翅膀始終無法消去,但除了多出這對翅膀,卻也沒有什么其它的異常。

梅吉無從判斷殞風到底對她做了些什么。不過于被投送到這里時她身上可是一絲不掛的,而在這里顯然也找不到可以買衣服的地方,結果梅吉只好找了些樹葉串在一起幫她遮住重要部位,好在這里除了他以外就再也沒有別的男人,所以,他不用擔心他的小安娜被別人看了去。

雖然來到這里也有一段rì子,但身上只穿著樹葉的安娜.蘇仍然被梅吉的目光弄得滿臉通紅。她坐在梅吉身邊,兩只小手不自覺地擋住雙腿之間。多少遮住些chūn光。

“梅吉大哥。你在想什么?”她羞怯地問。

“在想離開這里的辦法。”梅吉看著異常養眼的少女,伸手摟住她,讓她半臥在他的懷中。

“她們在做什么?”梅吉問。

“卡琳一個人在那里玩,而小雪跟蘇麗姐姐……還有愛瑪在討論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我聽不懂。”安娜回答。在她的內心深處還是難以接受愛瑪的存在,畢竟愛瑪是害死了她的好友蔭檬的人,但現在愛瑪也是她的梅吉大哥身邊的女人,這讓安娜真的覺得很難。再加上,愛瑪之所以會跟他們一同困在這里,也是了陪她的梅吉大哥來月牙島救她。這就更讓她覺得,如果再去討厭愛瑪的話未免有些恩將仇報,只是,雖然如此。她仍然難以原諒愛瑪害死蔭檬.米其那的事。

“奇奇怪怪的東西?”

“嗯,什么神力啊世界之源啊,我不太聽得懂。”

原來如此!梅吉想著。想必蘇麗和小仙子她們也想弄清殞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雖然他們都猜到殞風想要做的是奪取露娜女神的神力,但是到底要如何做,他們仍然不怎么明白。

最主要的是,如果梅吉當時真的如殞風所愿地對安娜做了那種事,并把那股怪異的黑暗神力送入安娜體內,結果會變成怎樣?

暗神的神力與安娜身體里的藍sè行星碎片結合在一起,到底會發生什么事?

“梅吉大哥。”安娜低聲說著,“都是我的錯……”

“什么這樣想?”

“如果不是我的話,”安娜哽咽著,“阿碧絲就不會死,大家也不會被困在這里。”

“那怎么會是你的錯呢?”梅吉在她的面頰吻了一下,“你也只是想幫助愛麗絲娜和更多人。要怪的話,只能怪殞風,是她欺騙了我們所有人……”

“可是……”

“別想太多。”梅吉抬起她的一只腳移了移,讓她的身子轉過來。這樣,少女變成了面對面地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兩只腳分在兩邊。

于少女腰下雖然圍著樹葉,底部卻是真空的,這種姿勢讓她很害羞,她甚至能夠很明顯地察覺到梅吉某個膨脹部分的擠壓。

這個樣子確實有些sè情,讓梅吉很難自制。遺憾的是。小仙子早已經jǐng告過他,在弄清楚安娜身體里的變化前。禁止他做任何的事。

“梅吉大哥……”少女紅著臉,將腦袋埋在他的胸口。那chūn情萌動的聲音簡直要讓他崩潰。

他覺得這樣下去自己肯定難以自控,只好又把她的身體挪開,讓她坐回他的旁邊。

安娜將合攏的雙腿彎在身前,像個犯錯的小女孩般沉默著。

雖然安娜的年齡還不算大,而他也不是一個禁yù幾天便受不了的種馬。但問題是,以他們兩人現在的親密程度,卻又總是礙于各種各樣的事而無法在身體上真正的“親密”起來,這種情況一直維持下來,反而讓兩個人都覺得不自在。梅吉固然想要把這個可愛且開始成熟的羅莉真真正正地吃下去,而安娜,其實也早就在渴望著能夠真正的成她的梅吉大哥的女人。

而正是這種明明應該“完成”卻又總是被迫放棄的無奈,反而讓他們在無形間開始生出一種若即若離的疏遠感,使得雙方都感到有些難過。

“安娜……”

“我,”安娜在他說話的同時也開了口,“我有、有點困,先、先去睡一下……”

她跳了起來,幾乎是逃避般地跑開了。

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梅吉苦惱地看著她的背影。

安娜這樣一走,梅吉立時沒有心思再想別的事了。更糟糕的是,他很清楚地知道安娜肯定無法入睡,自從上次在霧女森林梅吉錯手打了她一個耳光后,這個丫頭變得越來越敏感了,總覺得所有的事都是她的錯。

梅吉真的很擔心她。

只是,雖然很想去安慰她,但是小仙子的jǐng告也并不是沒有道理。畢竟,他們現在連安娜什么會生出那對翅膀都還沒弄明白,萬一情難自禁下兩個人做了無法挽回的事。誰敢肯定不會發生一些誰也想不到的后果?

心底混亂而又不安。身邊又無事可做,梅吉想了想后,從次元袋里取出了“水紋禁斷”。

他拿著水晶球,閉上眼睛,開始用迷宮術在異次元里構建出一個空間。

原那個建立在異次元里的魔法迷宮,在小仙子對付殞風時所使用的“zì yóu術”下被瓦解了,而且那個魔法迷宮于缺少神器或是強大的魔法物品作支點,不但窄小,而且非常yīn暗,讓經常躲在里面的愛瑪抱怨不止。

梅吉自己也早就想做出一個像紅袍巫師克里士弄出的那種別墅般的大型魔法迷宮。只是手中一直沒有合適的魔法物品,而現在他終于有了“水紋禁斷”,“水紋禁斷”可是月光女神莎爾娜所使用的水晶球,用來作恒定迷宮的支點自然不成問題……甚至可以說是大材小用了。

其實。有一個問題,梅吉也一直沒有想通。在天使森林里,殞風什么一直都沒有使用“水紋禁(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隨風飄 https://tw.fsxs8.com/info-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