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69:月牙島 回到首頁

1369:月牙島
隨風飄1369:月牙島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1369:月牙島

當然,圣湮和谷清雨這兩位無聊程度似乎有銀鏡幾成功力的強大先天真神級別,被熄滅神火放逐,卻不是因戰敗的緣故,而是因實在太狠了,徹底擊殺了同樣有強大靠山的神祗,護佑她們的大神也罩不住,只好暫時同意放逐她們到廢神虛空去了!

至于又什么有“暫時熄滅神火”一說,這當然是指被放逐的神祗在承受足夠的懲罰,洗心革臉后,能被允許重燃神火,回歸永恒不滅的存在。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不過,這個重燃神火卻不是所有廢神的恩賜,那些神力弱等、又沒有什么強大靠山在眾神大替他們殿說話的廢神,可是基在神火熄滅,沒有“再生”的可能!

這也可見,這年頭關系確實是無比的重要啊,沒有關系自身實力又不夠強硬的話,連眾神都逃不過被河蟹的殘酷厄運啊!

如此,真言他這區區星域大帝,又怎么敢妄生幻想,要修成六大分身,力壓諸神呢。

眼前這五大后備分身們個個面目生動開始和他這魔域大帝有幾分相像,巨靈神一般的偉岸身軀也濃縮了不少,變得更加穩固強大。而且天煞巨靈們的能靈xìng,已經逐漸被真言的魔識誘惑融合,進化出一縷屬于真言意念類的智慧。

這些跡象,正是天煞巨靈們在朝尊分身進化的表現!

在真言這魔域大帝眼中,這些可是實力的真正保障,和以后神力等階的基礎:“莫非,魔帝竟然有希望成強大神力的大神?”

這個狂妄遮天一般的野心被激發起來,真言這原就是修煉狂的魔帝,更是從此沉浸進一種讓紫晴和蘇薩克爾他們羨慕又崇拜的狂熱修行境界。

狂熱意境中的魔域大帝力量是恐怖的,氣勢更是如同沒有護堤的洪流cháo水一般洶涌的。在真言狂熱修煉其他五大分身的期間,天魔宮,天之墟,甚至天之墟之外的茫茫星空。都被魔域大帝鼓蕩出來的濃密魔云遮蓋,連空氣都滲透著讓低階魔族敬畏又顫抖的無形上位威嚴!

年華如水,逝者如斯。時間就在真言這狂熱中的大帝熬煉六大分身。以及與水晶王座的銀鏡美眉狂聊調戲,或者偶爾和惡靈巫妖克加德交流修行心得中,飛快地過去了!

魔帝新紀元第三十星年到一百九十八年,這段被譽地魔界域傳奇歷史時光的期間。從天魔大殿上空激蕩出神奇波動,最后幾乎能延伸到魔域每一個最偏僻的角落。

“魔神的賜福!”

無數不了解真實情況的魔族生靈,甚至魔獸種族們,都在這種讓魔識靈臺慢慢變得更穩固、更讓吸取魔氣速度比以前有極大升的力量下,狂喜大笑。陷入瘋狂的修行意境中!

除了和銀鏡美眉、惡靈之主克加德以及其他十幾個邪惡位面成功實現靈氣互通外,這一百六十多年風狂修煉的真言魔帝,隨著一個個強大分身成功煉化,期間也是按耐不住越發膨脹的野心**和殺戮沖動,曾悄悄施展大阿修羅挪移神通,到一些偏僻的清陽星域或者中立星域大開殺戒!

抹除被他噩夢光臨般的星域的最強生靈和有超強發展潛力的生命后,這位跨星域實現殺人放火、燒殺搶掠的魔域大帝,更是狂野無比地干脆將這些至少幾千星年內難以誕生出星域大帝的界域位面。將它們的靈機大量流向地魔界域。使得地魔界域現在那個rì新月異啊!

有了生生不息充沛不已的魔氣,更有了來自水晶王座銀鏡美眉無私的特殊奉獻,魔族生靈的孕育化形數量和質量,以及吸取魔氣的修煉速度,都是以前魔域的幾倍!

以前孕育一代魔靈化形成功,大概需要十年的時間。而且數量和質量都rì益減少變弱。而現在大致上誕生新一代魔靈,大概只需要四五年時間。而且一次孕育基數龐大,質量也很高。真是那個優生優育,其中經常會出現讓魔帝真言驚喜的、先天屬xìng值非常高的魔靈小家伙!

這些先天屬xìng極高的魔靈,在化形成功在殘酷的優勝劣汰生存下來后,一個個都受到魔域大帝貌似和善的誘惑,大部分加入了天魔宮這個魔域超級勢力的陣營中!

天魔宮現在的實力,幾乎每天都在快速增強,現在的天魔宮即使真言這三品魔域大帝點燃神火而去,也能在紫晴、歌德、蘇薩克爾、妖紅、逆武神、水蛇娘和蝶舞等他們這些大魔王級別的強者支撐下,保持威勢絲毫不減!

相信現在的地魔界域,沒有哪個門派和勢力,能夠像天魔宮一樣,擁有那么多魔王大魔王強者,以及那么多資質超級棒的潛力新人!

那天晚上,他們并沒有馬上離開,而是互相依偎著,說了許多話。

梅吉把他在這一年多里所經歷的事都慢慢地告訴了蘇麗,而蘇麗只是靜靜地聽著。這種氣氛讓梅吉覺得很安心,就仿佛是做夢一樣,雖然在一年多前他們便有過身體上的親密接觸,但梅吉一直不敢肯定在蘇麗的心中他到底算是個什么樣的存在,他們真正相處在一起的時間其實并不長,僅僅只有從索爾村穿過霧女森林的那短短的幾天。

然而,從蘇麗的微笑來看,他又覺得他們之間似乎還發生了更多更多的事,只是他卻完全不記得了。

他把遇到卡琳的事告訴了蘇麗,那對蘇麗來說無疑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想先去一趟摩格利爾,”他向蘇麗說道,“尼奧一直認你和卡琳的母親根就還活著,現在看來,他的懷疑是對的。他還認你母親早晚會再回到那里去找卡琳,所以,我想,再去月牙島之前,我們不妨也去那里看一下,說不定能夠找到什么線索。”

除此之外,他真的也很想讓蘇麗和她的妹妹早些見面。

蘇麗沉默著。

他看著少女:“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在想,你真的變了很多,”蘇麗撫著他的臉,“第一次見到你時。你明明還只是一個嬉皮笑臉的小無賴,什么事也沒有,也不知道自己將來想要做什么。可是現在。你卻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不但是個出sè的魔法師,也有了想要保護的人。”

“你也不一樣了。”梅吉抱著她。那時候的蘇麗雖然是一個玫瑰騎士,其實內心根就不夠堅定。而現在的蘇麗,給他的感覺卻像是從無數個戰場上生存下來的女戰士,他不知道在她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但毫無疑問的是,他們都比一年多前更加成熟了。

在這些rì子里。確實發生了太多的事,多得足以改變一個人。

他們靠著墻一同睡著,直到光線從外面透了進來,才牽著手準備離開。

走到門口的時候,梅吉拍了拍身上的石屑,不解地問:“到底是哪個傻瓜跑到這里面來亂畫的?真是吃飽了撐的。”

蘇麗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陽光折shè到她的臉上,分外的明媚動人。

梅吉看著她的笑容。若有所悟。

“傻瓜。”少女看著他。低聲笑著。

他們一同走出了拱門,來到了亂石陣的外圍。梅吉看著鋪滿黃沙的大地,頗有些難,如果就這樣走到摩格利爾,顯然是太花時間了,可如果使用魔法。他又不曾在那里留下過傳送陣。

蘇麗顯然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于是松開他的手:“交給我吧。”

她站在那兒。像是在眺望著什么。

仿佛是在響應她內心深處的召喚,梅吉看到一匹黝黑的駿馬從沙丘的另一端奔馳而來。駿馬很快便停在了他們面前。蘇麗一躍上馬,將手伸向他。

于是,他也上了馬,從后邊摟住蘇麗的腰。有馬的話,無疑會省下一些時間,但他還是覺得,騎馬的速度太慢了些,如果殞風真的打算利用安娜來得到露娜女神的神力,他們可能根就來不及阻止。

“抱住了。”蘇麗卻大聲地醒了一句,緊接著便縱馬而去。

黑馬慢而快,梅吉只覺得身邊的景物實而虛,所有的事物都有如幻境般快速倒退。他們穿過了沙丘,躍過了矮山,如疾風一般不斷地向前,任何阻擋他們的東西,都會被黑馬直接穿過。

梅吉的心里越來越驚訝,然后才漸漸地反應過來。

這匹馬,竟然是帶著他們跑在次維空間里!

他們并不知道,就在他們離開的第二天,一個老人來到了銅心祭壇,他的衣裳破舊不堪,皮膚是一種毫無生氣的灰白。

老人進入了暗室,那飄忽不定的動作與其說是行走,倒不如說是飄行,從頭到尾,他的腳都不曾碰觸到地面。

他飄到了那座雕像前,稍一打量。

他沒發出任何的聲音,然而雕像卻猛然炸開。

一個發光的東西從炸成碎片的石塊里慢慢浮起,五彩斑斕的圖案在它的中心閃現著,并以一種奇妙的韻律向外擴散。

老人伸出手將它捧住,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一道光弧驟然出現,打開了一個不知通往何處的空間門。

如果梅吉在這里的話,絕對會因這個老人使用魔法的方式而感到震驚,他沒有念咒,沒有手勢,甚至連用來協調魔力的施法時間也不存在,僅僅是一個念頭,便完成了他想要使用的魔法。

他帶著那個發光體,飄進了傳送門內。

傳送門一閃而逝……

在萊因河河畔的一個矮丘上,疾風騎士團團長博瑞屈正注視著下方那有如激流互撞般的戰場。

雖然他與他的疾風騎士團是守在高處,但攻擊他們的敵人在數量上遠勝過他們,讓他們守得非常艱難。敵人是萊哈倫郡的蒙克斯托和他率領的軍隊,蒙克斯托是卡斯曼.艾因胡利伯爵的重要將領。

蘇菲亞公主以替她的二哥蒼穹國王復仇的名義攻入修克斯郡,艾因胡利伯爵試圖與蘇菲亞公主結成聯盟共同對付連廷侯爵,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蘇菲亞公主不但拒絕了艾因胡利伯爵的聯盟請求,甚至公開揭露他曾協助黑暗王子帕恩其攻打王城的背叛行徑。艾因胡利伯爵惱羞成怒之下,放棄了與修克斯郡的敵對,聯合其周邊的貴族一同襲擊底律郡軍隊的側面。

對于蘇菲亞公主的戰機選擇,并不是所有人都認同,就連博瑞屈也覺得。就算早晚要對付艾因胡利這只老狐貍,也沒必要在這個時候公然與他撕破臉。雖然于克拉波爾的效忠和前來追隨他的騎士越來越多,底律郡的實力增長得很快。但艾因胡利和連廷侯爵一旦聯合起來,再加上被他們拉攏的那些高階貴族,等于是蘇菲亞公主在以底律郡一郡之力挑戰王國的其它各郡,雖然不見得一定會敗。卻也太過冒險。

但是,做出這個決策的并不只是公主殿下,顯然,連雷歐特將軍和克拉波爾也贊同她這種孤注一擲的做法,因此。雖然博瑞屈有些不太明白選擇這種戰略的理,但他仍然無怨無悔地遵守命令。

敵人的攻擊越來越兇狠,疾風騎士團的防線不得不開始收縮。這里并不是主戰場,克拉波爾正帶著神遣之心騎士團和主力部隊深入到了修克斯郡內部,那里才是戰爭的中心。然而,如果這里失守的話,蒙克斯托將會帶著他的軍隊越過萊因河,威脅到克拉波爾的后方。

而蘇菲亞公主正乘著火鳳凰率領雷歐特將軍在北方三郡整合成的戰斗力南下。從格魯西迪亞對克拉波爾和神遣之心騎士團進行側應。于這只部隊才剛剛經過整編。只有在火鳳凰的配合下才能真正起到作用,因此,蘇菲亞公主也很難馬上對這里進行支援。

博瑞屈抽出長劍,狠狠地盯著矮丘下的敵人。這里雖然不是主戰場,卻關系到了整個戰局。從某種程度上,他也明白他和他的騎士團只是一顆棄子。想要擊潰敵人是不可能的,只要拖到克拉波爾在修克斯郡取得勝利。就算是整個疾風騎士團都被覆沒,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務。

在來這里之前。他已做好了戰死的覺悟。

他沉默著,考慮要不要親自帶隊沖殺一陣,迫使敵人后退。

就在這時,一陣風猛然刮過,他感到有人叫了他一聲。他愕然回頭,卻又沒看到有什么人出現,不只是他,連他身邊的其它人也驚疑地四處張望著。

那陣風卻又刮了回來,一匹黑馬莫名其妙地從虛空間躍出。騎馬的是一個穿著黑sè輕甲的少女,在少女的身后,還坐著一個少年魔法師。

“要我幫忙么?”少年歪著腦袋,沖博瑞屈大喊。

疾風騎士團團長睜大眼睛看著那個家伙,不明白他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這個少年當然就是梅吉,他只是剛好跟著蘇麗一同路過這里,結果發現戰斗的一方竟然是他的熟人,而且還是處于劣勢,干脆跑出來打個招呼,順便看下能否幫得上忙。

他和疾風騎士團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并肩作戰了,從古艾隘口到群鷗要塞,再到霍休頓郡,其中幾次甚至算得上是一起出生入死。

博瑞屈看著他,沒好氣地哼了一聲,雖然說多一分力量便多一份勝利的把握,但戰場畢竟是戰場,除非來了一整打,否則單獨一個魔法師很難起到決定xìng的作用,如果只是讓梅吉陪著他一同戰死在這里,那根毫無意義。

“看來是要幫助了。”梅吉跳下馬,站在疾風騎士團團長的身邊,開始施法。

“喂,小心點。”博瑞屈嚇了一跳。從這么遠的地方向敵人進行魔法攻擊,真的有用么?而且,他們的斜下方已經戰成了一團,敵友難分,不要連自己人都殺死才好。

梅吉沒有理他,繼續施法。

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只巨龍的腦袋,于它實在是太過碩大,一時間,震懾了戰場上的所有人。它張開口,猛然間噴出烈焰,烈焰狂卷,將方圓近千米的范圍都覆蓋在內。

博瑞屈黑著臉,全身都在發抖。梅吉的這個魔法確實強大得出乎他的意料,但如此不分敵我的攻擊,簡直就是在拿他們自己人的生命開玩笑。就算殺了一批敵人,只怕那些疾風騎士死傷的也絕不是少數。

烈焰不斷翻滾,然后開始消散。

這時,疾風騎士團團長突然發現,并不是所有被魔法覆蓋的人都受到了火焰的傷害。

被焚燒和吹走的全都是敵人。而他們自己人卻只是茫然不解地站在那里,沒有一個人受傷。

蘇麗騎著黑馬,淡淡地向博瑞屈說道:“還不進攻?!”

博瑞屈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騎上戰馬沖下了矮丘,帶著所有的騎士轉守攻。巨龍的頭顱仍然在他們的頭頂狂噴著烈焰,用強大的龍息將試圖反抗的敵人摧毀。

騎士們發出興奮的吶喊,敵人紛紛潰散。雖然每個人都知道魔法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但如此可怕而神奇的術法,仍然震撼著戰場上所有人的內心。這樣的魔法,對(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隨風飄 https://tw.fsxs8.com/info-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