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66:月牙島 回到首頁

1366:月牙島
隨風飄1366:月牙島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1366:月牙島

要想找到殞風和安娜,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前往月牙島,雖然以前從未去過月牙島,但他可以通過星辰羅盤找出它的位置,所以,這一點倒不用擔心。938小說網 www.938xs.com然而,月牙島畢竟是在大陸南方的大海上,他不但要穿過仍然處于戰火之中的新亞到達沿海港口,而且還要想辦法出海,就算這樣,他也不敢肯定一定能在月牙島找到殞風和安娜.蘇。

所以,他打算先前往白沙堡找蘇菲亞,如果蘇菲亞能夠用火鳳凰截著他前往月牙島,那自然可以省下不少時間,雖然他不應該在這種形勢下去麻煩蘇菲亞,但是了找回安娜,他什么也顧不得了。

在草地上休息了一陣,直到身上的疼痛開始緩解,一想到自己恐怕這輩子都不用想逃出愛瑪的“魔掌”,他也不知道是該得意還是該生氣,能夠讓愛瑪成自己的女人當然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但那家伙有時也實在是太“暴力”了些。

他站了起來,準備繼續上路,這時,他看到一道綠光踏著月sè落下,幻化成一個女人。

她是得麗阿德絲。

梅吉看著這位據說能夠用清水孕育出森林的自然之神,等待著她告訴自己更多的東西。得麗阿德絲當然不會只是來這里向他告別,不管是愛麗絲娜的流產與安娜的失蹤,她可以說都負有一定的責任。梅吉并不想把所有的事都怪罪在她的頭上。但她明知道寒蟬要傷害愛麗絲娜懷里的胎兒卻不阻止,仍然讓梅吉從心底對她生出一股憤怒。

“昨夜的彗星術是你用出來的?”得麗阿德絲看著他,神情間帶著無法掩蓋的驚訝。身一名從黑暗百年中走過來的自然之神,她當然知道那場如夢似幻的流星雨絕不僅僅是“看上去很美”,那其中所蘊藏的魔力波動,甚至足以摧毀掉整個凱爾人村莊。

梅吉淡淡地嗯了一聲,不想再多說什么。

“你的進步確實是讓我很意外,”得麗阿德絲說道,“一年前你路過這里時,明明還只是個一事無成的孩子。現在竟能成長到這樣的地步。但是,如果你覺得學會了傳奇魔法便能夠戰勝那個帶走安娜的女人,那你就錯了,她仍然比你強大得多。要想從她手中救出安娜。你需要有人來幫你。”

梅吉不明白地看著她,她的話中顯然是另有所指。

“能夠幫助你的人只有一個,”得麗阿德絲慢慢地說著,“蘇麗.菲特!”

“蘇麗?!”梅吉怔住了。

得麗阿德絲竟然認他應該去找蘇麗幫忙,這實在是讓他感到驚訝,要想找到蘇麗,難度只怕比找到殞風和安娜還大吧?雖然約書亞暗示過蘇麗已經成了斯而的德萊頓將軍的手下,但他總不能一個人殺到斯而去,逼德萊頓將軍交出蘇麗吧?

“從哪里失去她,就從哪里找回她!”得麗阿德絲動了動。一個裝著紅sè液體的玻璃瓶慢慢地飛到梅吉面前。

梅吉接住玻璃瓶,看著里面那顯然是血液的紅sè液體,不明白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有投入黑暗的人,才能了解黑暗身。”得麗阿德絲的身影開始消失,“所以,只有蘇麗.菲特,才知道該怎么對付她的母親!”

“你說什么?”梅吉猛地沖上前去,雙眼瞪得通圓,“你是說,那個害死真正的殞風并侵占了她的身體的人竟然是……喂。給我回來!”

得麗阿德絲已經消失了,只留下了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寒氣。

梅吉已經完全呆住了。

血腥瑪麗?

那個偽裝成水之jīng靈殞風與他多次發生關系,又害死了他與愛麗絲娜的孩子并抓走了安娜.蘇的女人,居然會是蘇麗和卡琳的母親……那個被稱血腥瑪麗的女人?

對梅吉來說,這無疑是他一生中最震驚的事。他對瑪麗.蘇倫埃薇爾的了解當然不多,但不管是從哪方面聽來的蛛絲馬跡。都表明了那是一個歹毒卻又不平凡的女人。這個了練習黑魔法而害死了三十多個孩童,了反抗對她的追捕而血洗了整個街道,最后連尸體都被索林塔的魔法師送回王城的女人,居然一直就在他的身邊?

他回憶著殞風與他相處時的點點滴滴,真的無法相信這一切。

他看著手中那裝滿紅sè血液的玻璃瓶。

按得麗阿德絲的說法,要想對付瑪麗.蘇倫埃薇爾,只有找到她的女兒蘇麗。可是,他應該上哪去尋找蘇麗?

——從哪里失去她,就從哪里找回她!

……

一天后,梅吉來到了位于遠之沙漠的銅心祭壇。

他已經是第三次來到這里,第一次是在一年前,他帶著蘇麗從索爾村穿越霧女森林來到這里,就是在那一次,蘇麗與襲擊他們的無頭騎士同歸于盡。

第二次,他是與蘇菲亞公主一同來的,當時他們正準備進入霧女森林尋找火鳳凰。他帶著蘇菲亞繞了點路,就是了看一眼蘇麗的墳墓,而蘇麗的墳墓里早已失去了她的尸體。

風沙覆在亂石堆間,他裹著魔法袍來到那空空的墳墓前,在他的記憶里,當時埋葬蘇麗尸體時所留下的痛仍然清淅得一如刀割。正因遇見了蘇麗,他的生活才開始了改變,她是梅吉人生意義的起點,她也是第一個問他未來想要做什么的女人。

他轉過身,穿過拱門,進入暗門并走下黑暗的臺階。他給自己加持了夜視術,令他意外的是,這個房間與他原的印象有些不同,墻壁與地面劃著無數的涂鴉。角落里堆滿了石屑。有些涂鴉還可以依稀地判斷出是魔法字符,而更多的卻什么也看不出,就像是有人在上面不斷地畫著什么,然后又涂掉,繼續畫,就這樣一直重復著。

誰在做這么無聊的事?他不知道,也不關心。

他走到暗室zhōng yāng,沉默地看著仍然立在那里的黑暗邪神的雕像。

雕像的臉依然是那般地冷酷和英俊,那毫無憐憫的表情仿佛要將這世上所有的希望都吞噬貽盡。

這是世上最初的神祗,是生命法則的制定者之一。他曾將血腥與殺戮鋪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成讓所有神靈紛紛殞落的導火線。

梅吉取出玻璃瓶,將里面的鮮血灑在地上。

那殷紅的液體仿佛活了過來,飛到了雕像上。詭異地滲了進去。

一絲絲黑線溢出,在梅吉的面前凝聚成黑sè的人影,看上去竟與雕像極其相似。

梅吉在它的面前慢慢跪倒,雖然他無意于信奉任何神祗,但面對這位曾經的邪神,他仍然覺得自己應當給予它敬意。

“是得麗阿德絲讓你來的?”黑sè幻影里透出的聲音低沉而又冰冷,“她和古萊維亞都犯下了可笑而無知的錯誤,卻認我應該了拯救那些害死露娜的人類而幫助你?”

梅吉驚訝地抬起頭來看著黑sè幻影,不明白它在說什么。害死圣光女神露娜的難道不是他自己么?當然,眼前的這個幻影并不是真正的黑暗邪神。暗神沙斯丁的真身早已離開了夢亞世界。

就像藍sè行星碎片代表著露娜女神死后的意志,他眼前的這個幻像應該也只是黑暗邪神所留下的影子。

“他們根就不了解黑暗百年的起因,卻自以是地想要復活神祗,”邪神的影子冷笑著,“他們以只要讓露娜活過來,就能夠幫助他們對付拜爾,卻不知道,如果露娜真的復活,這個世上所有的人類都將死去!”

這不可能,梅吉震驚地看著它。露娜女神是人類的創造者。她一直都在以她的憐憫和慈悲守護著人類,甚至在黑暗百年中了保護人類而犧牲了她自己。

如果說她的復活會導致人類的毀滅,這種事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

然而,梅吉卻也知道,他面前的黑sè幻影并沒有說謊。雖然它只是一個影子。但它仍然擁有暗神的意志,暗神沙斯丁是這個世界的創世神之一。也許,他的確是一如傳說中的殘暴和冷酷,但他絕不屑于編織謊言。

黑sè幻影顯然看穿了他的想法,它冷冷地說道:“你知不知道這個世上什么會出現人類?”

梅吉不知道。

“宇宙中存在著眾多的世界,每個世界都擁有守護其秩序的人,”黑sè幻影說著,“這些秩序守護者便是你們所知道的神祗。遠古巨龍的血肉開創了這個世界,我與露娜則是這世界最初的守護者。了打發漫長的歲月,露娜分割了巨龍所遺留的心境,并制造出了各種生命,有矮人、有jīng靈、還有龍族與各式各樣的動物。但就算如此,她仍然覺得無聊,因這些生命全是來自于巨龍身,它們是一體的,互相融洽,毫無樂趣,jīng靈族只知道固守著他們自己的家園,矮人族只想住在石頭里,龍族更是只知道沉睡一生。那時的生命全都是不朽的,他們不會生育,卻也不會死去,只是無jīng打采地過著那毫無**的rì子。”

梅吉靜靜地聽著。

“于是,露娜便用她自己的靈創造了人類,”邪神的影子淡淡地接道,“人類從一開始就與其它種族格格不入,因他們的天xìng中擁有露娜那不甘寂寞的一面,同時又與其它那些同出一源的種族難以相處。人類的出現打亂了世界的安寧,連那些原相安無事的種族都在他們的挑撥下生出事端,這個世界突然變得熱鬧而有趣了……這讓露娜非常的高興!”

梅吉睜大了眼睛,實在是難以接受這樣的“創世說”。

人類之所以會存在,僅僅是因露娜女神太過無聊?

“其實,這種事以前也有出現過,”邪神的影子繼續說道。“在另一個世界里。有一個叫作女媧的秩序守護者,同樣也做過這種事,她將她自己的靈注入到以我們這些秩序守護者原型所制造出的泥偶里,成一個與別的生命難以和睦相處的種族。那個世界也被其他的秩序守護者認是失敗的世界,不但如此,那個叫女媧的神祗也因她的自作自受而死去!”

梅吉已經聽得呆住了。黑sè幻影所說的話完全超出了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一個僅僅是因無聊而創造出人類的神祗?她之所以創造出這樣一個特殊的物種,就是了讓世界變得更加的“熱鬧”?

“人類這個種族存在的根源在于神祗的‘靈’,”邪神的影子說道,“他們會不斷地消耗掉其創造者的生命。畢竟對于這個世界來說,神祗也只能算是外來者,隨著時光的流逝,人類的靈魂終究會被遠古巨龍的夢境所同化。而那個神祗所擁有的自我意志也將因此被世界之源所吞噬。所以,我從一開始就勸露娜將人類完全毀去,但她卻玩得起勁,無奈之下,我只好強迫她與我一同制定了生命法則,來延緩她的生命被世界之源所同化的過程。”

梅吉沉默著,他已經在小仙子的引導下看到了世界的源,所謂的世界之源,其實就是遠古巨龍死后所遺留下來的那顆“心”。而在當時,他很清楚地看到。不管是他自己的靈魂還是齊婭的靈魂,都與大自然融成了一體,就像他只“看”到月光女神的鮮血所幻化出的藍sè月光草,卻差點忽略了站在藍sè月光草上的齊婭,這說明了,人類的靈魂已經被“世界之源”所同化。

而女神露娜也已經逝去了幾百年。

他低聲問:“難道說,黑暗百年之所以會發生……”

“是因我想除去這世上所有的人類,避免露娜的死亡,”黑sè幻影的聲音里充滿了哀傷,“人類發展的速度超出了我的預料。而露娜因擔心我毀滅人類,在許久以前便趁我不注意,將我困在了魔域血池。直到黑暗百年的第一年,于某個機緣,我踏出了魔域。并開始了屠殺人類的進程,然而露娜卻瘋狂地阻止我……”

“她什么要這么做?”梅吉不明白。“她難道不知道,你是在救她?”

“你是否失去過一個孩子?”

梅吉的心驀地一痛,他想起了愛麗絲娜肚子里的那個胎兒。

“如果可以選擇,”黑sè幻影淡淡地問,“你是否愿意用你自己的生命來避免那個孩子的死亡?”

梅吉安靜了一會,他想起了愛麗絲娜臉上的淚水,也想起了初聞噩耗時的心痛。他緊捂著心口,低聲說道:“那是當然的……因他是我的孩子!”

黑sè幻影也靜了一靜,然后才說道:“露娜……也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或許,在一開始露娜女神的確只是因好玩才創造出人類,或許,她原只是把人類當成自己的玩具。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漸漸地把人類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并愿意了守護他們而奉獻出她的生命。

她只是做出了身母親所想要做的事。

暗神沙斯丁了拯救露娜而試圖殺掉所有的人類,露娜女神了保護被她當成孩子的人類而帶著人們拼死抵抗……這就是黑暗百年的真相!

“露娜無法阻止我毀滅人類的腳步,于是選擇了自殺,”黑sè幻影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我之所以想要殺死所有人類,就是了救她,她既然死了,心灰意冷之下,我也就離開了這個巨龍的血肉開創的世界。雖然如此,我還是留下了我的影子,因我想看看,她用她的生命所守護的人類,究竟會走上一條什么樣的道路。”

“可如果是這樣子,”梅吉問,“得麗阿德絲和古萊維亞打算復活露娜的想法……”

“他們根就什么也不了解,”邪神的影子冷笑著,“所謂的戰神不過是個神職,得麗阿德絲也只是個因露娜的幫助而成自然之神的凡人,他們根就不明白神祗的質是什么。神祗是無法復活的,否則,我早就讓露娜活過來了,還用得著他們去做?”

梅吉不知該說什么。

不管這些各自心懷鬼胎的清陽大帝們怎么啰唆商量對策。“跨國殺手”魔帝真言卻已經施施然回到了地魔界域。沒在現在留下什么明顯罪證。

血魔鴉興沖沖地在天魔大殿中亂飛,鬧得大殿中的一群天魔霸主們雞飛狗跳,堂堂魔王大魔王的領主霸者們,被一只不知道從哪里飛出來的魔鴉折騰得灰頭灰臉,都是感到很沒有面子。

“哪里跑出來的扁毛畜牲,竟然在火魔王頭上拉了一泡屎,娘的,我竟然沒躲開!”火魔王蘇薩克爾罵罵咧咧,發出火球漫天追蹤血魔鴉,頭頂血影一閃。他正大罵起勁的嘴巴忽然掉進一串異味的東西。

“我rì”蘇薩克爾一嚼后臉sè大變,趕緊吐了出來,然后頗抓狂地嚎叫道,“誰抓的魔寵啊。怎么盡往蘇大爺頭上拉屎哦!”

大殿之(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隨風飄 https://tw.fsxs8.com/info-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