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65:世界的本源 回到首頁

1365:世界的本源
隨風飄1365:世界的本源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之海驀地閃過一道靈光,一種模糊微弱的卻好像是能天賦的沖動跳上心頭,像黑沉沉的湖水面猛地躍出的一尾詭異銀魚!

“咦”他不動作一頓。一層朦朧血霧的魔帝雙眸中浮現思考、好奇和微微的驚喜。

“應當如此,當如此!”

靈光一閃,就地頓悟。

他忽然感覺冥冥之中,自己體內魂神深處,地魔界域那種斷絕已久的傳承似乎如一條薄灰sè的痕跡在他魔識深處浮現了一下,斷裂的系帶有重新連起的跡象!

他更有一種錯覺,仿佛那一刻,有一些流露幾分狼狽的強大的、古老的魔魂在拼命呼喚他,要和他聯系上交流什么一般。

不知道這大約二十多個朦朧不清的強大魔魂,什么在這瞬間同時向他發送交流信息。也不知道這些古老強大的魔魂從來哪里來的,怎么突然一下子冒出一般,而且帶著階位無比至上的氣息!

只不過,這種十分詭異神秘的現象只持續了一下,猶如曇花一現。然后就像正在播放的影片被外力硬生生扯斷,變得一片黑白模糊起來!

只是。他的魔識念力何等強大,斬圣功勛的淬洗下,魔識靈臺敏感穩固無比,在和那些古老魔魂一觸即逝的邂逅中,就那么剎那的一刻他就覺得自己抓住了玄奧的魔族秘密一般,心靈頓時流過一種淡淡的明悟,一種和魔帝、魔神修境界有關的悟!

“當如此!”他雙目頓時猛地血光迸shè,濃郁的血息在他眼眶中流轉,如同虛空天際的赤火星云一般,片刻后,一道朦朧不清的血sè影子發出一聲梟鳴,在他眉間星光和眼眶血息間孕育誕生。

最純粹的魔帝血sè星力,和明悟誕生的一縷悵然,剎那間水rǔ交融,憑空誕生一種玄奧詭異的存在,即那道模糊微弱、宛如活物的血sè淡影!

這團活靈跳現的血sè淡影開始就像被血網包住的異靈,不斷左沖右突使勁掙扎,想突破位面一層雖然極薄但卻非常堅韌的血絲,像蛋殼里的小東西要孵化出來一般!

“讓帝幫你一把!哦,且慢!”

渾身沐浴在森然黑氣和血光中的真言,眉間星光一蕩,就要溢出星力幫那團兇殘暴戾的血繭破除束縛跳出來時,卻是忽發奇想,“也罷,就看你這小家伙的造化如何,能否抓住機會,另成大道了!”

他伸手在虛空一抓,赤瑩瑩的手掌上頓時出現勇金剛那一大頭又兇猛又黑壯的碩大魔嬰,勇金剛的大頭魔嬰渾身魔息煞氣繚繞,散發出大魔王境界的逼人氣勢。

在放逐虛空狩獵星帝廢神們的分身時,真言就經常丟幾片帝尸碎骨、沾幾滴強大帝血給那時還不過是魔王境界的勇金剛魔嬰吞吸煉化,沒想到還真被他喂養出一頭大魔王三階的強大魔嬰。

只不過,以星域大帝真玄的力量作這低等魔嬰的喂養飼料,卻是也太奢侈太不可思議了,大概也只有真言這樣的變態才會突然產生這樣的想法,暴殄天物吧。

大魔王三階的魔嬰或者魔魂現在對真言這二品魔帝來說。也是基沒有什么用途。曾有幾次在紫晴、水蛇娘和蘇薩克爾等他們煉制強大護佑魔器帝器時,他就動了要用掉這勇金剛的心思,但心里似乎總還有些神秘的猶豫躊躇,使得他留置今天。那,也許就是修成星域大帝者,比魔王感應更玄妙的對流勢的敏感。

而當初的躊躇,卻正是應和了今天的情勢!

“魔帝心血帝念靈機交感的衍生物,還有一品清陽大帝現成的尸骨氣血,我勇金剛又還有什么好遲疑的,哈哈。此身散去,卻是更見命!”

又黑又壯的大頭魔嬰勇金剛小眼中盡是貪婪、渴望和急切的神sè,緊緊盯住在魔氣暴躁掙扎的血sè大繭,還有地面上青云大帝的尸骸。竟有一種置于死地然后生的魔道梟雄的氣度!

“也算你有幾分眼光!即便,這也絲毫不得你!”

真言淡然一笑,看到那血繭就要被掙裂里面的異靈就要暴露于世間,赤瑩如玉的手掌驀地一松,便將蓄勢待發的、神情有幾分悲壯的勇金剛魔嬰釋放了出去!

嘎嘎!勇金剛這大頭魔嬰兇神惡煞地撲向血sè大繭,而血繭也剛好破裂露出一邪惡生靈的小頭和兩對血爪,這兩者都是邪惡兇殘之極的家伙,頓時爆發出鬼哭狼嚎的慘烈殺場氣息,猶如一黑一紅兩團光影,在真言掌控的血光罩中厲叫搏殺!

這血繭中的神秘血靈乃是真言這魔域大帝感應那些古老的上位魔魂。腦海中閃過魔域所有修煉秘法后,一身雄渾鼓蕩的星力和強大的帝念驀地水rǔ交融,突然誕生的一種東西!

傳說清陽源星域大帝們要成神朝圣,必須斬三尸。那三尸分別代表仙君大帝們的三種執念,三尸原也就是清陽星帝們不純不凈妄念的衍生物,可以成“妄念”。要修煉成圣,跨越成神,就必須將肉身和靈臺中最后一點的yīn濁之氣散去,也即將三尸妄念狠心斬去,盡管那是和尊異常親近的一種存在聯系!

與此相比。真言這忽然的靈yù衍生物,或許也可以稱作是一種“妄念之尸”,他有所感而頓悟,從魔識中晦澀閃躲的一部分抽離出來,再將自身帝軀中一縷捉摸不定的星力擠蕩出來。結出了這不知該喜還是該憂的血繭異靈!

冥冥之中,一切無數用恒定之勢度測。越是踏上上位之境,越是覺得星空無限,大道無限無常!

眼下這血繭孕育出來的魔帝“妄念之尸”,自然帶著真言這魔域大帝xìng中的一點無比桀驁兇戾的氣息,哪里甘心被區區一頭大魔王三階的兇惡魔嬰欺負!

這剛剛破繭見天rì的“妄念之尸”猶如高傲的尊嚴受到褻瀆,頓時連聲厲聲尖叫,靈敏迅疾之極,化一道血sè淡影在勇金剛這大頭魔嬰四周游掠,在碩大魔嬰身上留下一道道黑氣冒溢的傷痕!

“不愧是這真言魔帝的妄念衍生物,速度如此之極猶如血sè冥電,顯然屬xìng和魔帝尊有某種近似聯系!拼速度,我勇金剛萬萬不是對手,如此之計,我唯有以靜制動,示之以弱,抓住機會,在這妄靈猖狂下放松jǐng惕近身的剎那,發動最后的致命一搏!”

勇金剛這兇神惡煞的碩壯魔嬰才一兩個照面,就被血sè妄靈殺得傷痕遍體、元氣流溢,他的小眼睛中掠過一絲絕望的殘忍,和不愿放棄的不甘頑強,在血sè旋風中,他干脆閉上了眼站定,任那越發得意囂張的妄靈百般襲擾!

這家伙不愧是絕yīn殿有名的戰將,加上被真言拘束后,更和成百上千頭的魔嬰生死交戰,戰斗經驗和臨機變動,卻是遠非不過剛剛孕育的魔帝妄念血靈所能相比的。

妄靈淵源于真言魔帝的xìng,自然靈xìng十足,先天根骨無比強大。

一旦破繭成功,就可以化真言的妄念一尸,實力和智慧那是見風就長,須臾之間,并可以成星域魔帝實力的另類存在!

只是,這里卻是清陽源力量的領域,魔風不到,血息不濃,妄靈暫時還只能保持目前這“羸弱小巧”的形體。只是,這初生的形體,也殺得勇金剛這萬戰大魔王三階的魔嬰毫無還手之力!

可惜。這妄靈不是在地魔界域或者其他惡靈深淵、yīn邪絕地環境中。它的智慧和實力一時并不能馬上成長壯大,幾乎是在用朦朧混沌的能作戰,這使得勇金剛這大魔王三階的魔嬰有反擊成功的可能。

血影嗖嗖飛快游動,在勇金剛魔嬰身上留下無數傷痕,勇金剛元氣泄露嚴重,似乎已經支持不住慘叫一聲萎縮倒地。

血紅的妄靈不興奮厲叫,微微猶豫了一下,立馬惡狠狠地撲倒似乎毫無還手余力的黑壯魔嬰上,振臂張口就要吞噬撕咬,將這大魔王三階的魔嬰當作它衍化成形后的第一頓豐富大餐!

“和你拼了!”

然而就在妄靈解下大部分jǐng惕。一口咬在勇金剛那仿佛脂油流溢的魔嬰之體上時,萎縮虛乏的魔嬰卻是驀地發力,勇金剛厲喝一聲,奮起余力四肢用力。像殺人藤一般緊緊地纏抱住那血紅妄靈,同時也是不愿吃虧地張口嘴巴,在妄靈身上亂咬撕扯,剩余的兇悍也是不容小覷!

這樣雙方緊貼一起,妄靈最大優勢光影一般的速度完全喪失了,唯一反抗的辦法就是出自能地反纏繞,也一頓亂咬!

妄靈和魔嬰雙方的元氣和能量頓時就這樣你流到我體內,我滲透你內部,漸漸地,雙方像分開也不可能了。此產生的一種新的融合力量在開始壓擠融合它們!

這個自己妄念之靈和魔嬰生死大戰的情景,真言卻是始終微閉雙目,在袖手旁觀,用敏感和細膩之極的魔識游察分析接下來的一切可能,判斷這樣做是兇還是福,是不是自己的忽發奇想能夠應靈!

此時妄靈和勇金剛糾纏半融合一起了,微閉雙眼的真言頓時睜開眼睛,他眉間星光一閃,呔地叱喝一聲,舉手打出一道血光星力。強大的力量頓時將還在拼死掙扎的妄靈和魔嬰包裹起來,猶如一個血球強行將它們融合一起!

啵地一聲,最后這顆血sè大球又爆碎了,如同一顆新的血繭破裂,一聲兇惡的如同捕獵鷹隼一般的鳴叫響起。激蕩的血光氣息中,一頭龍首鷹身的血紅生靈振翅而出!

龍的首、鷹之身。血羽猶若金鐵,堅硬致密而盡顯張揚乖戾氣勢。龍首鷹第一時間看到了地上青云大帝的熱氣彌存的鮮活尸骸,頓時興奮鳴嘯,血翅一扇,就像道血光般撲在帝尸之上,然后張口一咬,將帝尸胸膛那顆還在如鼓蹦跳的心臟叼出來,一把吞了個干凈!

這新生的神秘生物連真言也無法看清它的屬xìng天賦,只覺它是被一團渾渾沌沌朦朦朧朧的神秘氣息包圍著xìng,以他二品星域大帝之能也無法窺個亮堂仔細!

鳴叫聲是龍鷹之聲的混合體,反而像是那些預言不祥和禍災的烏鴉叫聲,聽起來怪異之極。

這血龍鷹吃完那帝尸心臟,那是jīng神煥發,又興奮鳴叫一聲,血翅一扇,撲楞楞落在真言的左肩上,親熱地用血羽蹭了蹭真言后,便猶如一座泥化的血紅雕塑定在那里,不仔細看,還以是魔帝長袍上的一個怪異的肩飾物!

龍首鷹身,長得這樣怪也,真言也委實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心里面卻已經稱之血魔鴉了。這血魔鴉真言雖然看不透徹,但多少還是能從它身上感覺一點勇金剛的氣息,而更多的是自己的氣息,妄念源于自己xìng,這血魔鴉自然不會排斥他的了。

不過,這血魔鴉存在確實詭異,融合化形一出,就叼出帝尸中最jīng粹的部分鮮活的心臟吃了,對帝尸其余部分不屑一顧,吃光摸盡后只是往真言肩膀一站,自顧自閉目養神去了,又顯得毫無生命波動的氣息。

所以,對這奇異的存在血魔鴉,真言其實也所知不多。

他只覺得自己心念一動,妄念孕育血繭,自我內在一部分不純不凈的東西消失了,使得全身根骨氣脈都之一暢,神清氣爽,仿佛和某種大道大勢更貼近了些。

這種變化,猶如武林高手內功臻于化境,將自身**毒素廢物排出體外,自我感覺更圓滿融合一般。

畢竟真言踏入星域大帝之境太快了些,而且自身星力大部分來源于戮奪其他星帝修而成,這使得他雖然暫時修進度奇快,但實際上魔軀中的星力卻是駁雜不純的,質量不高。

而這么一次借妄念排除雜質,純凈力量,無疑對他的修起到很大的作用,對后續發展意義重大。

“傳說這些清陽大帝要斬三尸而明至鏡,我這結妄化血魔鴉,當也算得上斬去一尸。但也許是我魔族和他們不同,我這部分妄念除去,功力卻沒有升多少,想必我魔一道,需要不斷斬妄明xìng,才能讓帝念大星更加純凈圓融,將來才更有機會點燃神火,成那永恒不滅的大道!”

這些念頭像輕云一般在他腦海飄過,思考了一陣后,真言便隨手將青云大帝的尸骸收入藏寶袋中,然后伸手在虛空中一抹,一道血光硬生生拉裂出一個虛空裂縫。

真言肩膀上泥雕一般的血魔鴉嗅得裂縫中微弱的魔域氣息,卻是驀地蘇醒,興奮鳴叫一聲,還現真言一步化一道血光鉆入了裂縫。

真言無奈一笑,也跟著踏進了大阿修羅神通之門,消失在這清陽星域中,只留下漫天開始迅速散去消失的魔云氣息。

他不知道,在他剛剛離去之后,那青云大帝的星域虛空卻是忽降霹靂紫雷,氣勢浩然,一舉將他殘留的魔氣消弭一空。

幾道虛影憑空出現在真言剛才斬殺青云大帝的地方,個個氣息強大,分明都是星域大帝的修。

他們面sè凝重而焦躁,猶如獵犬一般,抽動鼻子使勁在空氣中嗅了嗅,臉sè變得更加難看了。

“咦,怎么青云這里會出現二品魔帝的氣息?地魔界域虛空已封,這又是哪里跑出來的魔頭?”一個看起來顯得老謀深算的長須大帝很是不解。

“青云子這倒霉蛋都死了,你猜疑這猜疑那又有個屁用啊,還是多想想如何找個藉口在青崖真君那里搪塞過去吧!弄個不好,我們都要因此而被真君嚴懲,摘取星花也不一定!”旁邊卻是毛躁不安的星帝頂了長須大帝一下。

“是哦,這個藉口我等等好好想個。據說這青云子乃是那青崖子真君當年神念一動,化個分身降臨這星域yín心大動,強暴**了一個妙麗少女后的私生子。我們的星域和這青云子較近,那青崖真君暗中囑托我等照顧青云子這菜鳥一二,現在卻是辦砸了,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

“噓,小聲小聲些,唯恐天上有眼!”長須大帝連忙打斷幾個多嘴多舌家伙“詆毀”上位神祗。

不料那幾個星帝剛好來勁,只不屑地撇了撇嘴,“長生仙君你怕個鳥啊,那青崖真君早被廢了,在放逐虛空正無聊著呢,哪里能聽得到我等閑談!”

當梅吉到達霧女森林邊緣的時候,他已是全身酸痛得再也走不動了。愛瑪倒好,玩累了后,讓梅吉打開通往魔法迷宮的入口后跳進去休息了,把受盡折磨的梅吉一個人扔在這里。

連愛瑪這樣的女吸血鬼都會玩累,可想而知,梅吉所付出的“代價”到底有多慘重了。

他躺在草地上,深深地吸了口氣。一旦走出去,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還能回來,而且,按照小仙子的建議,愛瑪也會一直藏身在魔法迷宮里不再出來,畢竟魔法這種東西是難以預料的,誰也不敢肯定殞風是否會用某些令人無法察覺的手段監視著他。(未完待續。。)

>vid/<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隨風飄 https://tw.fsxs8.com/info-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