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65:世界的本源 回到首頁

1365:世界的本源
隨風飄1365:世界的本源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1365:世界的源

我將‘被抓住’的意志傳給了你,于是你就被我抓住了。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最快更新其實魔法又何嘗不是這樣?你念著咒語,你比劃著手勢,你想著火球應該出現,于是,火球就出現了……”

梅吉慢慢地明白過來。他想象著自己閉上眼睛,并深吸了幾口氣,在戰場上磨礪出來的jīng神力開始發揮了作用,他“意識”到自己可以做到的“事”越來越多。于是,他伸出手,將小仙子抱住。

他甚至能夠感受到她那柔軟的身體所傳來的美妙觸感,這種靈體與靈體之間的觸摸,讓他感到深深的驚訝,就像是他的思維在突然間被人打開了一道門,所有的思維慣xìng都被莫名地改變了。

“梅吉,我現在就帶你去看‘世界的源’,”小仙子的聲音如此哀傷地傳入了他的心底,“但是你要記住,你是一個叫做‘梅吉’的人,你要記住,這個世上還有很多人在等待著你。”

就仿佛是清泉匯入了湖泊,小仙子的身體與梅吉的魂體莫名地融在了一起。梅吉無法抗拒這種“融入”,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甜蜜、溫柔,同時又讓人害怕和激動。他只覺得自己與小仙子完全成了一體,就仿佛他們就是同一個人。

然后,世界在他的眼前展開了。

不只是他和小仙子,他們身邊的所有事物都在與他相溶成一體。每一片樹葉。每一粒沙土,甚至是彌漫在霧女森林上空的每一縷月光。這是一個神奇至極點的jīng神世界,所有的事物都內蘊著“靈”,包括天空,包括大地,它們是如此的寧靜與渾然一體,賦予了整個宇宙無限的生機。

——構成這個世界的,是巨龍的身體,而這個世上所有的‘靈’,卻全是來自于已經死去的巨龍的那顆心。

原來。這個宇宙只存在著一個偉大的意志,其它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它的孩子!

梅吉的意識開始變得微弱,他的魂體開始消失,他仿佛看到了遠古的那只巨龍。而整個世界都不過是它的一場夢……

他感覺到有人在焦慮地呼喚著“梅吉”這個名字,可是那又有什么關系?其實,所有人都沒有存在過,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他想要溶入屬于這個世界的夢境,但是,有誰一直在拉扯著他,這讓他非常地不滿,他只是一粒水珠,卻有人非要將他與海洋分離。他開始痛苦,開始掙扎……

他聽到那個人在生氣地喊著:“快點回來。如果你消失了,我和愛瑪也會消失的!”

他忽地一驚,意識在剎那間回流。

那神秘至不可思議的“世界jīng神”仍然存在,但梅吉已意識到自己不可以被它吞噬。是的,他是“世界jīng神”中的一分子,但卻并不只是如此,除此之外,他還是“梅吉”……是那個與眾不同的自己。

“看到了么?”小仙子的聲音在他的心靈深處響起,“這就是世界的源……同時也是靈魂與魔法的源!”

“嗯!”梅吉仍然“看”著這擴展至宇宙深處的神秘天地,那無可抑制的感動流淌在他的心田。讓他不得不去贊嘆造物者的偉大與神奇。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與這個世界是如此緊密地連系在一起,而與此同時,他在看,在思考,在感動……

他仍然是他!

“跟我來!”與他融成一體的小仙子帶著他穿梭在那些花草與樹木之間。他能夠清晰地看到身邊每一個事物所蘊含的生命脈動,就仿佛它們全活了過來。

他們來到了一片花叢!

“這個是……”梅吉開始震驚。他突然發現。并不是所有的事物都能夠相“溶”,眼前的花叢就完全不同,這些藍sè的花瓣散出熒光,仿佛在炫耀著它們那與眾不同的美,它們與周圍的世界格格不同,卻又有著另一種不可思議的生命力。

藍sè月光草。

“藍sè月光草是月光女神的鮮血化成的,”小仙子在向他解釋,“遠古巨龍的靈與體便是這個世界的源,但是神祗卻是例外。事實上,神祗并不屬于這個世界,他們有著他們自己的力量,而這,也就是魔法與神術在根源上的區別。還有,你沒注意到有人在這里等你么?”

她這么一醒,梅吉才注意到齊婭竟然等在這里。雖然是站在藍sè月光草鋪成的花叢里,但在梅吉的眼中,她與周圍的世界已渾成了一片,這也使得梅吉竟然一直沒有注意到她。

“梅吉,你來了么?”齊婭疑惑地四處張望,卻什么也沒有看到。但她還是紅了紅臉,開始一件件地脫下身上的衣服,小仙子說她這樣做能夠幫到梅吉,于是她就照做了。

她的模樣在梅吉的眼中越來越明晰,甚至讓梅吉因剛才對她的忽略而心生愧意。他用他的意識輕輕地觸碰著齊婭,于是,齊婭就看到他了。

他的魂體開始變大,直到與真實的自己一般無二。然后,他溫柔地抱住齊婭,將她推倒在花叢中。雖然只是靈魂,但這已不存在任何的障礙,甚至能夠讓他的動作更輕松與zì yóu,他敏銳地觀察著齊婭的身體反應,傾聽著她的嬌喘與心跳,世界在他的心中遠去,在這一刻,只有齊婭才是他唯一的真實。

齊婭呻吟著,哭喊著,她還從來不知道**是如此讓人幸福與快樂的事。她的身體已被充滿,她的心靈正被撫摸,她將自己完全的放開,不需要任何努力便已得到了至深的滿足!

等到齊婭在甜蜜的愛撫間沉沉地睡去后,梅吉這才抽身而退。他在森林里奔跑。輕如煙霧,不留痕跡。

最后,他回到了木屋,在那里,愛瑪與他的身體仍然倒在地上,而老巫婆正滿意地看著他的靈魂。

他進入自己的身材,輕易地切斷了老巫婆施加上他與愛瑪之間的“生命共享”。愛瑪也醒了過來,驚訝地看著他。

他站在空地上,充滿自信地抬頭看著夜空,低聲吟誦出一段咒語。星辰開始出現。在森林的上空旋成渦流,然后一傾而下,宛然是一場夢幻般的流星雨。

許多人都看到了這場流星雨,那些凱爾人。那些紅帽子小jīng靈,還有寧芙與霧女森林里的其它妖魔……以及還在他的離去而傷感著的愛麗絲娜和女孩們!

這無數的流星擊落在地,卻沒有給森林造成一絲一亮的傷害,然而,那無形卻洶涌如大海的可怕能量,卻讓每一個妖魔都之顫栗。

“這是彗星術!”愛瑪呆呆地看著梅吉,此時此刻,他的形象竟是異常地高大,那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的自信,讓這個吸血鬼少女深深地癡迷了……

森林再次回復寧靜。

梅吉抱著齊婭。安靜地坐在橫臥在木屋前的一根斷木上,其他人也圍坐在周圍。雖然被其他人看著,但齊婭就是要賴在他的懷里,怎么也不肯起來。

雖然看到了魔法的源,但梅吉知道,那并不意味著他可以就此放松自己。擁有力量與使用力量是兩回事,他只是具有了從“世界之源”中取魔力并塑成傳奇魔法的能力,然而具體的魔法cāo作和控制仍然要取決于他的練習和實戰。

小仙子告訴他,于他是通過靈魂最直接地“看”到了世界之源,與那些僅僅是通過感知力感知它的存在的傳奇魔法師截然不同。這也使他在魔法之路上具有了更多的可能xìng。但任何是都是有利也有弊,那些靠著自身修習慢慢掌握到強大魔法的魔法師雖然無法像梅吉一樣,在短短的時間里魔法造詣突飛猛進,但他們就像是走在實路上的人,不用擔心自己會掉下去。

而梅吉畢竟是靠著小仙子的“帶路”強行接觸到以他的能力原還難以接觸到的東西。雖然速成卻風險極大,隨著他所使用的魔法越來越多。世界之源對他的誘惑也會越來越大,一旦那種誘惑大到讓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時候,他很可能會就此消失。

他就像是飛在空中的鳥兒,雖然能夠看得更遠,但一旦困了累了,便會一頭栽下,再也沒有翻身的余地。

“所以,”小仙子飛到他的眼前,“你必須要繼續鍛煉你的jīng神力,而且,這種鍛煉是無休無止的,稍有松懈,你便會失去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梅吉凝重地點了點頭。

“現在,我們再來討論一下接下來要做的事吧,”小仙子揮了揮魔法棒,弄出一陣星光,讓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在她的身上,“那個帶走安娜的女人……嗯,我們還是繼續叫她殞風吧。毫無疑問,她非常的厲害,就算梅吉現在已經能夠使用傳奇類魔法,也不見得就贏得了她。此外,她還搶走了寒蟬的龍之右瞳和水紋禁斷,不要以這兩種東西沒什么大用,神器這東西,就只有到了一定的魔法造詣才能完整發揮出它們的效果,寒蟬能力有限,水紋禁斷在她的手中當然效力不大,但在殞風手中就肯定不一樣。”

“那怎么辦?”梅吉頭疼地想著。

“首先,”小仙子說道,“我議,一離開這里,就讓愛瑪藏在魔法迷宮里不要再出來,只有在最關鍵的時刻才突然出現,當成伏兵使用。”

愛瑪是個吸血鬼,就算藏在魔法迷宮里一兩個月不吃不喝問題也不是很大,雖然梅吉有些不忍心,但其實對于吸血者來說,在棺材里躺上十年數十年都是很正常的事。

“可是,就算藏在魔法迷宮里,也有可能被偵測得到吧?”他問。畢竟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就像他邊上的這個老巫婆,僅僅是用鼻子聞一下,便知道在他的魔法迷宮里藏了什么。

“不,”老巫婆沙啞難聽地笑著,“如果魔法迷宮里藏的是個吸血鬼。那就根不會有人偵測得到。吸血鬼不受預言術和咒法的偵測。沒有生命波動,甚至不受生命法則束縛,如果你是把這個女娃子藏在異次元空間里,那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聞得出來。”

梅吉看向愛瑪。

愛瑪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安靜地點了點頭。

“還有,”小仙子繼續說道,“齊婭當然也不能帶在身邊。”

“嗯,我來就沒想過要把齊婭帶去……啊!”梅吉痛得叫了一聲。

齊婭狠狠地咬了他一下。

雖然齊婭不怎么高興,但梅吉最終還是與小仙子一同說服了她。齊婭其實也知道自己跟去的話。只會拖累梅吉,只好乖乖地點頭。

梅吉與愛瑪一同走在月sè彌漫的森林里。

這個世上的許多事確實是過于離奇,尤其是對于他們,從互不相識到互相敵對。再到如今的生死與共,有太多的意外發生在他們身上,讓他們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隨著腳底下那沙沙的樹葉輕響,兩個人牽著手,身影越來越近。

愛瑪能夠放下她那永生不死的生命,任老巫婆用“生命共享”將她的生死牽系在梅吉身上,這讓梅吉在感動的同時,也多少有些意外。一直以來,愛瑪都屬于那種靠著自己的想法冷漠而孤獨地行走在黑暗中的人,雖然她現在與梅吉的關系越來越親密。但這種親密卻多少有些難以捉摸的味道,并不勉強,卻也絕不自然。

梅吉真的沒有想到,她會同意小仙子的那種安排。要知道,如果他當時沒能成功地擺脫世界之源對他的靈魂的神秘誘惑,那愛瑪也將和他一同消失,那種消失與死亡不同,等于是整個人的存在都被完全抹殺,這個世上將不會有人再記住你、想念你。

這是比死亡還要讓人害怕的事。

梅吉停下腳步:“愛瑪……”

愛瑪卻冷冷地轉過身來,面對面地看著他:“你要敢說什么謝謝或是對不起之類的蠢話。我現在就揍你!”

梅吉噎了一下,硬是把“多謝”這個詞吞了回去。想想也是,在這種情況下,說那種客套而虛偽的話實在是太過愚蠢,但除此之外。他已不知道還能再說什么。

其實除了感激,他心里也多少有些愧疚。因他很清楚地知道,和其他人不同,愛瑪是無法公開與他在一起的。難道他能帶著愛瑪出現在愛麗絲娜面前,讓愛麗絲娜原諒愛瑪曾經對她的傷害?如果愛麗絲娜不肯諒解怎么辦?他會逼著只能在她們之間選擇一個么?

他嘆了口氣,這種事情,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現在想再多也沒用。

愛瑪卻反而開口了:“你知道,我什么會答應她們,讓她們把我的生命與你連接在一起?”

梅吉搖頭。愛瑪身吸血鬼,不出意外的話,她活個幾百年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不管怎么想,都沒必要陪著梅吉冒這個險。當然,梅吉也可以認這是因愛瑪對他的愛已經到了刻骨銘心無以復加的地步,但這樣想感覺還是自我陶醉更多一些。

他等待著愛瑪自己的回答。

“我之所以答應小雪,”愛瑪看著他,“是因她說,不管在面對世界之源時有多危險,你都會了我而活下來,而我也深深地相信這一點,并且突然感到很開心。相信有一個男人是如此地在乎自己,這種感覺比我原想象的還有美好。”

梅吉心里感到,不知不覺把愛瑪抱在懷中。

……

裂開的腦顱之中,魔氣和血光魔蛇一般倏地鉆入,須臾便看見一團黑氣托浮著一顆璀璨如圓月般的碩大清華帝星!

這顆有四到五枚星花懸墜的帝冠狀青sè念星被真言魔氣強行拉扯出帝軀后,這顆蔥蔥郁郁的星球整個虛空頓時微微一震,星辰無光,星空都倏地黯淡了下來,似乎在隕落的星域大帝悲傷!

而青云大帝的尸首在一團團碎爆的星光中迅速往大地墜去,遠處數道耀眼的金光和一些較微弱的銀光劍氣倉皇shè入虛空,驚慌恐懼一般連忙從這顆星球逃走!

青云大帝一死。猶如這星域一棵最茂盛的遮天大樹。樹倒猴猻散,他的部署妃子后宮自然是崩潰蟻穴一般,再不敢留戀,急匆匆逃跑去了!

盡是逃跑的,就是沒有天仙金仙們敢鼓起勇氣,闖入黑云遮蔽天地的區域,找殘忍血腥的絕世大魔頭拼命、復仇!

“看這樣子,你青云小子平rì也不怎么受愛戴擁護了,死得這么慘,連你的女人都沒有一個來收尸!”

不知是感慨還是嘲諷地說了一句。真言手持黑氣飛舞的巨大魔幛一般的蕩魔帝斬,大袍翻飛,輕輕落在地面,站在青云大帝的尸首邊。順手將對方還緊緊握住的不凡天器巨劍,還有對方的儲藏手鐲和戒指之類的收入藏寶袋!

帝尸雖然魂神已經渙散,星力流逝,但胸膛之下那顆想來無比強壯的心臟還在猶如大股一般有力跳動。

真言舉起手中魔光四shè殺氣騰騰的蕩魔斬,一臉冷漠淡然,就要一劍刺下,挑出對方帝心,然后將帝尸收入藏寶袋時。

卻是魔識(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隨風飄 https://tw.fsxs8.com/info-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