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64:阿碧絲 回到首頁

1364:阿碧絲
隨風飄1364:阿碧絲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1364:阿碧絲

阿碧絲帶著安娜一走出凱爾人村莊,便遇到了前來接應她的殞風。938小說網 www.938xs.com歡迎來到閱讀

殞風卻背著安娜,使用咒法殺死了阿碧絲。直到死,阿碧絲也不明白殞風什么要這么做,更不明白殞風到底是從哪里學會的咒法。

說實話,就算弄清了這些事,梅吉仍然不明白殞風想要做什么。殞風讓寒蟬害得愛麗絲娜流產的原因,很可能是了讓阿碧絲能夠更快地說服安娜,可是她又什么要殺死阿碧絲?

jīng靈族不像人類,絕不會發生自相殘殺這樣的事。在所有的jīng靈種族里,只有暗夜jīng靈與其它jīng靈族互不相融,卻也不會無緣無故地彼此爭斗。不管是出于什么樣的理,殞風的做法都無疑是背叛了她的同胞,除非是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否則她又何必這樣做?

而現在的主要問題是,殞風要把安娜帶到哪里去?

“我想,”愛瑪看著他,“我們恐怕要去月牙島一趟。”

小仙子也點點頭。剩余的藍sè行星碎片全在月牙島上,殞風不管想要對安娜做什么,應該都不會扔下那些碎片。

“不,再等一下,”梅吉卻慢慢地抬起頭來,“我想,我還需要一個解釋。”

……

于不能讓愛瑪和愛麗絲娜見面,梅吉干脆就讓她和小仙子留在老巫婆這里。

離開她們后。梅吉回到了愛麗絲娜和莉賽爾等人身邊。于他離開了有好幾個小時。愛麗絲娜等人都在擔心他。

梅吉并沒有把降靈的事告訴她們,那樣做除了增加她們的擔憂之外,并沒有別的用處。他陪著愛麗絲娜聊了一陣,又教了雪琴兒一些魔法知識。齊婭已經知道了他把寒蟬和阿碧絲的尸體帶走的事,不懂事地想要追問,卻被他拖到屋子里狠狠地“欺負”了一陣。

齊婭的嬌哼和呻吟,弄得在外面聽著的愛麗絲娜和其她人臉都紅了。

在所有人都休息后,他一個人來到小池邊,靜靜地坐在那里。

他就那樣呆著,什么事也不做。

過了好一會兒。他看到一滴露珠滴落在池面上,漾起波瀾。

一個穿著綠sè長裙的女人從波紋的中心慢慢地浮起,她的裙腳拖在水面上,卻沒有被沾濕半分。

梅吉看著這個受到凱爾人祭祀的森林女神。什么話也沒說,等著她自己開口。

她需要給他一個解釋。

“我很抱歉,”得麗阿德絲輕輕地嘆了一聲,“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她告訴梅吉:“殞風第一次來找我的時候,是在三年前。她將月牙島上的那些jīng靈想要做的事告訴了我,雖然我對女神是否真的能夠復活有些懷疑,但另一方面,卻也認他們的想法至少是可行的。如果女神真的能夠復活,那拜爾的力量就會得到遏制,也可以避免讓這塊大陸陷入泥潭。所以,我決定幫助她。可是現在,我終于意識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

梅吉看著她。

“殞風讓那個女魔法師殺死愛麗絲娜的胎兒時,我其實是看見的,但我沒有去制止,”得麗阿德絲繼續說道,“雖然我并不贊同這種做法,但是,有些事情就需要付出代價,如果女神真的能夠復活。就可以拯救更多的人,那樣,就算害了一條還未出生的生命,也是值得的……這就是我沒有阻止寒蟬的原因。”

梅吉仍然沒有說話,事到如今。他已經不想去責怪誰了。失去的東西,已經是無法挽回。他只想守護住他現在所擁有的。

“可我沒有想到,一回過頭,殞風就殺死了寒蟬。”得麗阿德絲沉默了一下,“雖然那個女魔法師死不足惜,然而,殞風殺死她所用的毒辣手法,卻讓我看到了其邪惡的一面。還有那種強大而可怕的咒法,也絕不是jīng靈族所能掌握的,那是黑暗系的咒法,在黑暗百年之前,只有暗神沙斯丁的信徒才能夠使用這種咒法,而在黑暗百年之后,它就一直沒有出現過。”

圣光女神露娜一直都是水之jīng靈族的唯一信仰,然而身水之jīng靈的殞風竟然能夠使用黑暗邪神的術法,這當然是一件讓人疑惑的事。

“了弄清殞風的真實身份,我離開了一趟,”得麗阿德絲說道,“等我回來的時候,安娜便已經被帶走了,阿碧絲也死在了殞風的手中。雖然如此,我還是弄清楚了一些東西。”

梅吉挑了挑眉。

他也很想知道她弄清楚了什么。

“我去了一趟死者的國度,找到了一個鬼魂,”得麗阿德絲苦笑著,“一個讓我感到意外的鬼魂。”

她伸出手,散出一道螢光。

一個鬼魂如輕煙般在她和梅吉之間慢慢地凝chéng rén形,雖然只是鬼魂,但她還是保持著生前的模樣……纖細的身材、尖長的耳朵、還有那雙過于小巧的微rǔ……

梅吉猛地站了起來,怔怔地看著這個生前明顯是一個水之jīng靈的鬼魂:“你是……殞風?”

美麗的鬼魂疑惑地看著他,迷茫而輕柔地問:“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梅吉已經完全呆住了。

“真正的殞風早已經死了,”得麗阿德絲告訴他,“早在**年前,便有人潛入月牙島殺死了她。”

既然真正的殞風已經死了,那現在的殞風顯然是另一個人。毫無疑問,就像梅吉曾在龍恩堡借用蔭檬.米其那的尸體一樣,有人占用了殞風的身體并一直冒充她。不但如此,那個人還誘導了其他jīng靈。讓他們幫助她去實施那所謂的女神復活計劃。并欺騙了蘇菲亞和梅吉等所有人。

“你記不記得,害死你的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他看著這個美麗的鬼魂。雖然眼前的殞風與多次與他親密地“擁吻”的那個根不是同一個人,但看到她那茫然而柔弱的樣子,仍然讓梅吉覺得心疼。

“一個女人,”美麗的鬼魂低聲說著,“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她。”

這時,得麗阿德絲說道:“我想,我已經猜到了那個占用她的身體的女人是誰了。只是,就算你現在知道了,你又能做些什么呢?以你目前的魔法水平。就算遇見她,也只是徒然送死而已。”

梅吉沉默著,他不得不承認得麗阿德絲所說的是事實,既然那個“殞風”可以輕易地殺死寒蟬與阿碧絲。自然也能夠殺了他。只是,難道他可以就這樣放著安娜不管?

他看著得麗阿德絲:“那個到底是誰?”

“我并不打算告訴你。除非你能夠到達使用傳奇魔法的水平,否則,你還是不要去找她的好,”得麗阿德絲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如果你就這樣去送死,只會讓你身邊的其她女人更加悲痛和難過……而且毫無益處。”

隨著得麗阿德絲的消失,那美麗的jīng靈鬼魂也開始散去。

梅吉站在那里,心底一陣刺痛。

他沉重地嘆了一聲,轉過身。卻看到一個小女孩正靜靜地站在那里。

那是稚那!

梅吉向她招了招手,讓她走上前來,然后把她抱住。稚那顯然已經在他的身后站了有一段時間,他與得麗阿德絲的交談自然也被她聽了進去。

“稚那,我要離開一段時間,”他向吸血鬼女孩低聲說道,“在這段時間,你要幫我保護大家,好么?”

女孩點了點頭。

“要說出來,稚那!”

女孩深吸一口氣。使勁地再次點了一下頭:“嗯!”

梅吉把她緊緊地摟住。

這時,他看到愛麗絲娜和莉賽爾、雪琴兒也從前方慢慢地走了過來。

原來,她們都沒有去休息啊!梅吉苦笑著。她們顯然都已猜到了他會離開,唯一沒有猜到的,估計就只有心xìng單純的齊婭了。

“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梅吉看著她們,認真而堅定地說著。“還有,我會把安娜也一起帶回來!”

……

有些事,就算明明沒有把握,也是一定要去做的。

不管怎么樣,梅吉都一定要去找回安娜。而且,雖然到現在還不知道占用了真正的殞風的身體的那個女人是誰,但梅吉始終不相信她真的只是一直在欺騙他。

離開凱爾人村莊后,梅吉心神不定地走著。

有一點,得麗阿德絲說的并沒有錯,如果他不能變得更強的話,那不但無法保護好他身邊的女人,弄不好連他自己都會死在某個誰也找不到的角落里。未來的局勢越來越危險與模糊不清,就算是躲在霧女森林里也不見得就會安全。如果他死了,那愛麗絲娜她們怎么辦?莉賽爾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辦?

誰來保護她們?

幽明不定的月光在周圍的樹木間閃動著,他聽到有人在叫他。

他疑惑地回頭,然后便看到一只稚鷹正背對著圓月朝他飛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稚鷹已變成了少女,直接將他撲倒。

“齊婭……”

“不許再丟下我。”德魯依女孩先是惡狠狠地瞪著他,卻又很快流下了淚,“我要跟你一起去。”

梅吉只好對她又哄又勸,然而這次無論他怎么說,齊婭就是纏著他不放。

齊婭這么擔心他,他當然也很感動,只是,他自己都不敢肯定這次離開會遇到些什么樣的危險,當然也就不想把她帶在身邊。

“殞風”可以讓寒蟬害死他與愛麗絲娜的胎兒,然后再殺死阿碧絲,既然如此,誰又敢肯定她就不會傷害齊婭?

他與齊婭從小就玩在一起,在某種程度上,他與其說是把齊婭當成是自己的女人,倒不如說是當成了妹妹。

無論如何,他也不想讓齊婭遇到危險。

雖然如此。他還是先帶著齊婭到了愛瑪和小仙子所暫住的小屋子。那個老巫婆自然難免發出“又是一個”的嘖嘖聲,梅吉也懶得理她。

與愛麗絲娜和安娜不同,齊婭對愛瑪幾乎就沒什么印象。她們倆就只在黑晶石礦山上見過一面,再加上當時是天黑,形勢又比較緊張,自然是誰也看不清誰。愛瑪倒是很早就知道齊婭的存在,齊婭卻怎么也想不明白梅吉身邊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女吸血鬼,揪著他的耳朵追問不停,梅吉只好隨便給愛瑪編了個來歷。

他把得麗阿德絲所說的事告訴了她們,對于真正的殞風已經死去。現在的只是一個借用了她的身體的冒牌貨這種事,到了現在這種情形,已無法再讓人意外了,而得麗阿德絲認以梅吉現在的能力就這樣去找那個女人。不過是去送死的判斷,卻讓所有人都沉默著。

齊婭與安娜.蘇已經是非常親密的好友,自然不希望安娜就這樣失蹤,可得麗阿德絲是她的父母和村人所祭祀的森林之神,如果連得麗阿德絲都說梅吉打不過那個女人,那她當然難免害怕。

而愛瑪就她個人來說,對安娜是死是活根沒有半點關心,自然更不希望梅吉了別的女孩去送死。

梅吉看著她們站在那里不說話,心里只好苦笑著。

其實以他的進步,在魔法師里已經算是奇跡了。但就算再怎么奇跡,在一年左右的時間里從一個對魔法一無所知的少年進入傳奇魔法師的階段,也未免有些癡人說夢。雖然他相信自己早晚能夠達到能夠使用傳奇魔法的水平,但魔法畢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怎可能僅僅憑著個人意愿便在一夜之間突飛猛進?

“倒也不是沒有辦法。”那個黑安妮絲卻突然說道。

“喂,”小仙子卻盯著老巫婆,“讓梅吉去冒那種險,想都別想。”

“你們在說什么?”梅吉疑惑地看著老巫婆和小仙子。顯然,她們知道些特殊的手段,卻沒有告訴他。

“梅吉。不要理她,”小仙子向梅吉說道,“要想使用傳奇魔法,必須依靠魔法師自己對世界之源的感知力,而這種感知是強求不來的。如果非要去強求,不但可能因魔法的反噬而變得瘋狂。甚至可能會就此消失。”

“消失?”梅吉不明白,“是指死去?”

“不是死去,”老巫婆向他裂嘴笑著,“是消失,完完全全的消失,這個世界將再也沒有你這么一個人,所有人都會把你遺忘,就等于你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這怎么可能?”梅吉怔住。

“梅吉,”小仙子看著他,“我記得,我似乎跟你說過我曾經來到這里,向你的母親請教有關世界之源的存在的事?就算是那些傳奇魔法師也僅僅是能夠觸碰到世界之源所散發出的‘絲’,但就算是這樣,他們的魔法便已能夠往前邁進一大步。而事實上,在我與博得安來斯的jīng神聯系完全斷絕的那一瞬間,于某種意外,我們同時見到了世界之源的真實存在。在沉睡了三十年后,我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你的母親……”

“嗯,”老巫婆說道,“如果說這個世上有誰對魔法的源了解得最透徹的話,那個人肯定是老師。我剛才所說的幫助你直接進入傳奇階段的辦法,也是老師想出來的,不過我想我應該告訴你,那個辦法只是一個想法而已,就算是老師也沒有試過。”

梅吉現在對撫養他長大的那個黑安妮絲已經越來越驚奇了,雖然黑安妮絲天生就是個可怕的女巫,但他的母親顯然又是所有女巫中最出sè的一個,再考慮到她所發明的那個捆綁術,搞不好還是最變態的。

“不管是什么辦法,”他認真說道,“我都一定要去嘗試,如果我沒有能力保護好自己喜歡和在乎的人,那還不如讓她們把我忘了……”

“梅吉!”齊婭跳著腳,生氣地叫道,“不許你這樣說。”

小仙子卻沉默了一下,然后才點了點頭:“好吧,如果你真的想這么做,那我來幫你。”

“你們真的不后悔么?”老巫婆桀桀地怪笑著。她看著小仙子。“如果梅吉失敗的話,你也會跟著一起消失吧?”

梅吉睜大眼睛。

“嗯,”小仙子卻只是淡淡地應道,“但那確實值得去嘗試,以前的梅吉我不敢說,現在的梅吉,我對他還是很放心的。當然,愛瑪和齊婭也在這里,這也是我敢去賭一下的原因。”

說完后,小仙子先把梅吉涼在一邊。自己跟著其他人到另一頭商量著什么。梅吉看到愛瑪在認真地聽小仙子說完話后,一臉凝重地點了點頭,而齊婭也是緊張萬分。

于不知道到底應該怎么做,梅吉只能等著。

在他們商量完后。齊婭很快就離開了。

“她要去哪里?”梅吉疑惑地看著向他走近的其他人。

“到時你就知道了。”小仙子卻冷冷淡淡地應了一句。

老巫婆讓愛瑪與梅吉肩并肩地站在一起,然后開始施法,一道神秘的光芒在兩人的身上同時閃過。

“這個魔法是……”(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隨風飄 https://tw.fsxs8.com/info-148/